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北丫头

倾听民声! 关注民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以平民的视角和人文叙事等手法,关注和表现普通百姓的生命、生存、生活、生计等方面内容的一种新闻表现形式,以平民视角、关注民生、关注民情!欢迎大家转载和引用我的文章,同时也欢迎广大朋友多提宝贵意见!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愤怒】不孝儿要活活饿死亲爹,姐为老父看病被其暴打  

2008-09-25 12:19:15|  分类: 【关注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


震惊:不孝儿要活活饿死亲爹,亲姐给老父亲看病惨遭其暴打

  几天的心情一直很沉重,因为我亲身经历了一起人神共愤的恶;一种彻底丧失人伦纲常的恶;一个真实的虐待自己老父亲的恶性事件。事情的发生地在河南省永城市侯岭乡xx村。被虐待的老人姓潘,打人者是老人的大儿子潘X和大儿媳克XX。

  事情还要从老人生病说起,来到老人的屋子里,简陋的只剩下一张床。快80岁的年龄又病魔缠身,让老人身体十分的虚弱。老人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,女儿都出嫁在外,老人的日常生活就有两个儿子轮流照看。从8月份开始老人轮到大儿子照顾。有一天老人的女儿来看望老人,老人一见女儿遍开始哭,哭的很无助。女儿看到奄奄一息的老父亲病成了这样子,大儿子也不给看病,也不给饭吃,也哭了。于是和老人的二儿媳去县城看病。如果不是女儿来看望老人,老人一个人躺在床上,没吃没喝,又得了病,身上没有一点力气,病死、饿死了也许都不会有人知道。医生说老人,你的儿子真没人性,这样对待你,你一定要告他,这个世界上还有法,让法律来管他。老人又一次流泪了,虽然自己的儿子如此的虐待自己,可老人还是不忍心把自己的儿子送上法庭。

  老人总算是没有了生命危险,在医院里有二儿媳照料,老人的女儿是一名教师,要回学校上课。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老人的儿子会如此之恶。自己不给自己老爹看病已经是千夫所指,天理难容。当这位儿子知道了是老人的女儿带自己老爹去县城看病,又做出更出格的反应。

  9月9日这天,也就是教师节的前一天,这位不孝子就和自己的老婆一起跑到学校里闹事,在这位受人尊敬,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在学校不备,便不由分说,出手便打,口里还一直骂:“你多管闲事,你是哪国人,管俺家的事我打死你,再管我打死你。”边说边打,出手之狠毒,连有的小学生也吓哭了,“打死你”这是老人儿子亲口说的,对一母同胞皆如此,对自己老爹皆如此,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。有老师闻讯赶到,制止了这次在学校里的闹事行为。只是可怜这位尽孝的女教师怎能经受两人如狼似虎的拳打脚踢,毕竟她也已经50多岁了。女教师的头被老人的大儿媳一拳打的几乎昏倒,腹部被老人的儿子用脚踢出整整一个脚掌大的淤紫至今清晰可见,另外身上还有多出踢伤,至今还躺在病床上无法正常上课。后来又得知,当她回家的路上又被这两个丧心病狂的人的追打,后被村民制止。

  写到这里心中有种莫名的悲愤。知道有的人很无耻,可我怎么也想不到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。虐待老人,在学校暴打女教师已经在当地形成及其恶劣的影响。老人的儿子也够狡诈,说我不给我爹看病,我打的人是我姐,这是我们家的事情,你们狗拿耗子多管什么闲事。可笑!对于一个不知孝道为何物的人,人人都可管。对于一个不讲人伦纲常的人,人人都鄙视;对于一个丧心病狂,扰乱正常教学持续的人,难道你还讲是家事吗?

  我仿佛又能听到老人那无助的哭泣,一个养了儿到晚年却被儿虐待的悲惨。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意,人何以堪!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何况是父母养育之恩呢?一个不孝不敬之人岂不如兽。把遇到的这种恶写出来是为了弘扬正气,也是让自己的良知得到一个安慰,更是为了警示像这位老人儿子一样的人对自己的行为有些收敛。我们生活在一个共建文明的社会,一个已经解决了温饱的社会,我们牵挂着老人以后的生活是否能够改善,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我们的社会更不会纵容这种不孝并虐待老人的罪行。

  被打女教师身上留下的伤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4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